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崩溃的边缘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4:09
(一)
夜色深沉。万家灯火已经渐渐地逐个熄灭。在白天疲于奔命的人们,此刻差不多都已经沉进了梦乡。白晓菲却依然毫无睡意地坐在电脑前,和她一位QQ好友“天涯断肠人”聊得情投意合,泪眼婆娑,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概念。

(二)
白晓菲的这个QQ好友“天涯断肠人”,真名叫做墨心城,还只是一个初中刚毕业的16岁中学生。墨心城的家境并不富裕。贫贱夫妻百事哀。平日里,墨心城的父母常常为一些柴米油盐的鸡毛蒜皮小事,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为此,也严重影响了墨心城的学业。初中毕业后,因为家中经济条件跟不上,纵然墨心城的成绩再好再优秀,也还是没有办法续读高中。无奈,墨心城只好早早地辍学,加入了打工一族的队伍。
今天,本来是墨心城母亲40岁的生日。墨心城考虑再三后,用他自己打工挣来的钱,到菜市场里去买了许多的菜,想为他母亲过一个开开心心的生日。他的这个家,已经很久都没有开心的气氛了。墨心城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的父母还没有回家。墨心城自己动手,认认真真地做好了一桌丰盛的菜,就等他的父母回来。
难熬的等待,让墨心城坐立不安,总隐隐感到将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一直等到晚上8点多钟,墨心城的父母终于回家了。一看到父母阴云密布的脸色,墨心城本来就悬着的一颗心,忽然沉了下去。
墨心城的父亲面色铁青,母亲则一脸悲戚,眼睛红肿,好像刚刚哭过。
“妈,你们……你们这是……”墨心城看得一阵揪心,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母亲。
“心城,我……我和你爸今天离婚了!”墨心城母亲颤声说罢,眼中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啊?……不!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你们实在太让我失望了!这家我……我没法呆了!”墨心城没想到自己苦心孤诣地想为他的母亲过生日,想借给母亲过生日时的快乐气氛来缓解一下他父母之间纠缠不清的矛盾,结果,却换来了这个结果——父母离婚!心灰意冷的墨心城,蓦地抬手将桌子一掀,一桌子的好菜,霎时全都掀了一地!墨心城也不去管他父母一脸的惊愕神情,一个箭步便冲出了家门,径直奔向了他平日里用来宣泄苦闷的网吧……

(三)
墨心城一番苦闷的宣泄,惹得白晓菲竟是泪眼婆娑。比起墨心城,白晓菲的处境似乎稍微好一些,因为她是一家外企的白领。白晓菲今年28岁,比墨心城刚好大了整整一个生肖。墨心城在她的眼中,简直就像一个孩子。一个可怜的孩子。白晓菲虽然衣食无忧,却也是刚刚才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来。墨心城的家庭遭遇,让情伤未愈的白晓菲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晓菲姐,我……我想和你见见面,不知可以吗?”向白晓菲倾诉完了心事后,墨心城忽然心血来潮地向白晓菲提出了这个大胆的要求。
“可以啊。”白晓菲稍微犹豫了一下,很快答应了墨心城的这个要求。两人约好了第二天下午见面,接着在QQ上又继续聊,一直聊到了深夜12点左右,才依依不舍地互道88。
墨心城离开网吧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家里只剩下了他母亲一个人,怔怔地独坐着,一双眼睛红肿得像桃子似的。
“妈,爸呢?”墨心城见到他母亲这般情状,心头不由猛然“咯噔”了一下。
“走了。带着属于他的所有东西,走了。”墨心城的母亲呆呆地回答,望着墨心城的一双眼神,竟是说不出的空洞。面对母亲此刻这空洞的眼神,墨心城只觉自己原本就已经受伤的一颗心,就象被人正在用一把看不见的刀在狠狠的砍,砍得鲜血淋漓,砍得伤痕交错……
回到自己的房间,墨心城心痛如搅,只觉这个破碎的家,自己简直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想起白晓菲在QQ上对自己的温柔安慰,墨心城更是心潮起伏,辗转反侧……这难熬的下半夜,墨心城表面看似平静无波,心头实则暗涛汹涌……

(四)
第二天。下午。墨心城与白晓菲应约来到了街上的一家饭店里。两人虽然已在QQ聊天的时候视频见过面,但象这样走出视频,真实地、近距离的见面,还是第一次。白晓菲的美丽大方与温柔体贴,让墨心城如沐春风,就象遇到了久违的亲人。高大潇洒的墨心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年轻人所特有的青春活力,也让白晓菲为之怦然心动。两人一见如故,皆感到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一顿饭吃完后,墨心城大胆地提出,想到白晓菲的住处去看看。白晓菲不加思索就答应了墨心城的请求。
来到白晓菲的住处,白晓菲对墨心城又是递水果,又是泡咖啡,极尽盛情地款待。从小生活在“硝烟弥漫”家境中的墨心城,几曾享受过这种热情又温馨的优质待遇?望着象亲人般体贴自己的白晓菲,墨心城忽然哭了。收不住的眼泪如雨纷纷滴落,落在墨心城捧在手中的那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里……
此情绵绵,相见恨晚。到了晚上,墨心城没有回家……

(五)
半个月后,墨心城对他母亲说,因为工作的需要,他要搬到他打工那个公司的宿舍里去住。墨心城的母亲平时对墨心城是漠不关心,所有没往别的地方去想,自然也就信以为真。
墨心城与白晓菲开始了正式的同居生活。
“离家的孩子,流浪在外边。没有那好衣裳,也没有好烟。好不容易找份工作,辛勤把活干,心里头淌着泪,我脸上流着汗。离家的孩子,夜里又难眠。想起远方的爹娘,泪流满面……”就像歌中唱的一样,离家的墨心城,心情并未就此得以放开。他的父母虽不是像歌中唱的那样在远方,但是一想起他们的离异,一想起母亲那双哭肿的眼睛,墨心城依然忍不住躲到无人处偷偷流泪……
墨心城的心事,自然都没有躲过白晓菲的眼睛。加上她的年龄比墨心城要大好多,在生活起居上,白晓菲对墨心城是特别的体贴。由于墨心城的工作是在建筑地当小工,全是体力活,很是辛苦。两人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之后,白晓菲心疼墨心城,心疼这个为她离家的“孩子”,索性让墨心城辞了工作,暂时就歇在她的家里静静“疗伤”,疗墨心城这几年心上所受的创伤。墨心城每天就上上网,写写网络小说,聊以打发时日。
每天早上,白晓菲都不忍心叫醒墨心城,任他睡到自然醒,而墨心城的早饭,白晓菲都为他做好后放在电饭锅里保温。到了晚上,白晓菲下班后,虽然感觉很累,还是坚持为墨心城做好一桌可口的好菜,甚至连洗澡水都为墨心城烧好……
享受着白晓菲无微不至的照顾,墨心城极为感动,完全把白晓菲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知道白晓菲上班累了,每天临睡前,墨心城都要为白晓菲做按摩,直到白晓菲甜甜地进入梦乡……

(六)
两人你疼我爱,我怜你惜,小日子倒也过得甜甜蜜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难卜祸福。这一日,白晓菲下班回家后,愁眉紧蹙,沉默无语,一副忧心重重的样子。
墨心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终于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唉!……”白晓菲美眸含愁地看了看墨心城,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并未作答。墨心城急了,又连连追问了白晓菲几遍。白晓菲拗不过,又幽幽叹了口气,终于道:“今天股市大跌,我……我买的几个股全都套进去了……”
“哦,是这样啊。”墨心城恍然,随即连忙安慰白晓菲道:“没事的。股市的涨跌不定和月的阴晴圆缺一样,都是很正常的事,说不定,不消几天后,你的股票又回升上去了。”
白晓菲依然愁眉不展:“心城,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正等着钱用呢。我这几个股偏偏在这两天全部套了进去,你说,这……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唉!……”
“等钱用?很急吗?”目注着不时长吁短叹的白晓菲,墨心城不禁狐疑道,“晓菲,难道,你除了上班以外,还在做着其它什么生意吗?”
望着一脸迷惑的墨心城,白晓菲有些后悔说出了此事。犹豫了一会儿,白晓菲终于鼓足勇气道:“心城,事情是这样的。我这几天正在筹备着开一家化妆店。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准备向我的公司辞职,一心一意地下海经营我的化妆店。店面我都已经找好了,但是必须一次性付清一年的租金,不然一切免谈。本来,我准备卖掉我的所有股票,到下个月去付清店房租金,正式开始开张我的化妆店。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股票会在今天大跌,而且,全部都套了进去!”
“啊……?”墨心城听得立时怔住,半晌才道,“晓菲,那……那一年的租金大概要多少?”
白晓菲沉吟片刻道:“十二万。”
墨心城听得不由倒吸了一口气:“要这么多啊?也就是说,开这个化妆店,一个月租金就要一万了?”
“对。”白晓菲面色沉郁地点了点头,“现在离下个月只有一个星期了。如果在这个星期我的股票再不涨上去,我开化妆店的这件事,就算是无望了……”
墨心城双眉紧皱,注视着愁容黯淡的白晓菲,沉思了片刻道:“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晓菲,我一定要让你的化妆店开成功。”
白晓菲听得不由一愣,狐疑地望着墨心城道:“心城,听你这么说,好象已经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了?”
墨心城抓了抓头皮道:“暂时没有。但我不会就此放弃,因为,你的梦想,也就是我的梦想。”
白晓菲强颜一笑道:“心城,你能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感动了。这钱的事,我自己想办法就行了,你不要操心。”
墨心城沉默不语,独自陷入了沉思……

(七)
第二天,白晓菲上班走后不久,墨心城心中纠结着帮白晓菲找钱的事,在家坐不住,也随后出了门,来到了人群拥挤的大街上。
“十二万哪!这么多的钱,一下子上哪儿去弄呢?除非天上掉馅饼!可是,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墨心城跻身在街上的人群中,眉间拧出了一个大疙瘩……
“滴滴……”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把正在低头想心事的墨心城吓了一大跳。没等墨心城转身,一辆崭新锃亮的黑色轿车,已经朝他缓缓地驶了过来,堪堪擦着他的身子,缓缓驶了过去。
墨心城也没在意,依然低着头慢慢往前走着。黑色轿车却在前面开了一段停了下来。开车的是个戴着眼镜、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停下车后,年轻男子将头探出车窗,朝着墨心城怒吼道:“小子,怎么走路的?要是蹭坏了我的车,你小子赔得起吗?”
墨心城先是一怔,随即大怒,暗忖道:“神气什么?不就仗着有几个臭钱吗?”但转念一想:“钱虽臭,没有它却寸步难行。我现在不快要死在它手上了吗?虎落平阳被犬欺。唉!……”想到这儿,墨心城心头怒气顿无,转而换之的,俱是说不出的沮丧与自卑:“怨谁呢?只怪自己没挣钱的本事,做不了大爷!不然的话,我……”看了看车上那年轻男子怒气冲冲的脸,墨心城忍着心中的不悦,强颜一笑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年轻男子冷哼一声,又甩下了一句:“下次走路注意点!”然后便冷着脸开车去了。望着那年轻男子渐渐驶远的黑色轿车,墨心城的心里头除了妒忌,还掺杂着一股不服的情绪:“神气什么呢?风水轮流转。早晚,我也要做一个有钱人,拿钞票砸死你这势利小人!骑驴看唱本,咱俩走着瞧!哼!”
被年轻男子这么一搅和,墨心城的心更乱了。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墨心城真希望天上忽然掉一只装满钱的皮包,好让他圆了白晓菲开化妆店的这个梦想,也可圆了他做人的尊严,别再让钱折弯了腰。可这个希望无疑是痴心妄想!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墨心城简直快崩溃了,心里把钱狠狠骂了一通:“钱啊钱,你是什么东西?你是王八蛋,害得我不能读书,也不能做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哪怕赴汤蹈火,也不该犹豫。钱虽可恶,可毕竟在许多人的眼里,还是可爱的。有理走遍天下,没钱呢?简直寸步难行!晓菲,我……我一定要为你搞到钱,也不枉你对我那么好……”墨心城不甘心地暗忖着,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家银行前。在这家银行的门口前,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正是刚才蹭了一下墨心城的那个年轻男子的轿车。
“不是冤家不碰头。怕见谁,偏偏遇到谁。人到了倒霉的时候,就连喝水都会塞牙缝,看来此话,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假!这世界,怎么就这么小?”墨心城心里嘀咕着,便想转身离开。恰在这时,那个年轻男子腋下夹着一只装得鼓鼓的黑色公文包,正急匆匆地从银行里走了出来。
还没等墨心城避开,那个年轻男子已经看见了他。“小子,你站在这儿干嘛呢?是不是心里很不爽啊?”年轻男子的嘴角,挂着揶揄的冷笑。
“有没有搞错?我站在这里怎么了?是招你还是惹你了?神经病!”墨心城心里气极,但这些话只是憋在他的肚子里,并没有冲出喉咙。看了看一脸嘲讽之色的年轻男子,墨心城强行忍怒道:“我刚好路过,没看到你在这儿。”
“哦?是吗?像你这年记,应该还在学校读书才对,怎么在街上乱逛?怎么,想在街上找个富婆养你吗?”年轻男子不屑地瞟了墨心城一眼,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也不等墨心城回答,这年轻男子已经钻进了自己的轿车里,开着车走了。
年轻男子人是走了,可他刚才说过的那番话,以及那充满嘲讽的目光,却象刀子一样,深深地刺进了墨心城的心。“我一定要做个有钱人,整死你这势利小人!”瞪着那年轻男子远去的方向,墨心城咬牙切齿地在心里狂吼。

共 710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由于父母不合,墨心诚迷恋网络与白晓菲在网上相遇相知相爱,在为母亲精心设置的生日上,听到的却是父母离婚的消息,让墨心诚无法忍受,是白晓菲给了墨心诚生活的勇气。多疑的墨心诚为了牢牢拴住白晓菲的心,又布一居,生死相依不但拴住了爱人白晓菲的心,同时也感动了父母,二人复婚,皆大欢喜!整个小说布局合理,悬念不断【编辑:李荣】【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201416】
1 楼 文友: 2010-12-1 22:24:24 崩溃的边缘结尾让人振奋! 喜欢文学、音乐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拉水要不要吃药
儿童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