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盛华双杰 第五百七十章 未解的迷团

发布时间:2019-10-17 21:44:52

盛华双杰 第五百七十章 未解的迷团

进城后,我们让已经受降的那些将领和士兵去劝服其它守城士兵,让他们一起归顺,他们之间更好説话,在张井绕已经离开长盛沙后,剩下的士兵投降就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是大势所趋。[燃^文^书库][]《乐〈文《lxs520

之后我们的重甲骑兵稳稳向城内推进,同时我们让士兵依然高喊让对方投降的口号,整个城市都回荡着他们嘹亮的声音。

重甲骑兵为我开道,我骑着高头大马,在士兵簇拥下悠然的走进长盛沙,长盛沙迎来了新的一页。

“张井绕逃走了!”

“张氏兄弟终于滚蛋啦,太好啦!”

“谭炎开的部队回来了,欢迎谭省督回来!”

“我们终于得救了!”

……

长盛沙的百姓们在张井绕的统治下煎熬着被蹂躏了三年,现在终于看到张井绕离开,他们开心的全部涌上街头,众人完全是载歌载舞的欢迎着我们的到来,有些人甚至是喜极而泣,他们已经恨透了张井绕,现在终于有人把他赶走,而且赶走他的人又是谭炎开,众人更是欢迎并接受。

谭炎开在这里已经做过两回省督,长盛沙人都十分了解他,这人心善,绝不会滥杀无辜又是本地人,所有人都满心的欢喜着谭炎开的回归。

看到满街的欢迎人群,我们是倍感骄傲,这是回家的感觉

,这是英雄回家的感觉。

接下来我们挥军直奔省督府,轻易占领了一座空府。

之后我的们工作就是坐在那里,接受城中部队向我们投降。

城中有的部队得到消息早一些,有的部队得到消息晚一些,我们就这样接受别人的受降一直忙活到大半夜,长盛沙内最后还剩下的将近一万士兵,全部投降,这样一来,长盛沙就完全成为了我们的地盘。

我们拿下了长盛沙。

坐在省督府内,心情格外的舒畅,这次回长盛沙的心情显然与往次不同。

这次我们是打进来的,并且是赶走了张井绕那个王八蛋,这等于是解放了整个香南省,而且也可以让谭炎开坐回省督之位,这样的欣喜可以説是溢于言表,颇有荣归故里衣锦还乡的感觉,不但是我,所有进城的士兵都豪迈起来,他们骄傲的样子就像似赶走了恶魔,救世人于水火的英雄。

李池从进长盛沙后,嘴上一直笑得合不拢,此刻他对我更是尊重,并且他对于接收新城很有经验,立刻让人给报社写好了稿,题目就是:

《谭炎开部队夺回长盛沙》

开篇第一句话就是:谭炎开的女婿凌锋将军,与李池督卫击退张井绕主力部队,夺回长盛沙……

对此我是相当的满意,难怪这李池可以当督卫,真会来事儿,这等于是把我和谭家的关系昭告天下了,我已经成了谭炎开的女婿,某些人就算是想反悔都不好意思了吧!

至于稿子的具体内容部分,李池当然把这两场战役写得相当惊险,惊心动魄,写得我们是如何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百折不挠,把这几乎写成了是可以名垂青史的经典战役。

这样夸张的宣传我们,是有利于稳定住刚刚易主的长盛沙市,同时也可以震慑那些对省督之位有想法的人,让他们知趣的退开,所以我没有阻止李池,并给了他大大的赞许,立刻发出去,一个字也不要改,越快越好!

忙完这些后,我又回想了下这次的战役。

这次战斗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们依然没有获得谭英的消息,张井绕对此也是之字未提,看来谭英这件事情真的与张井绕无关,或者是张井绕已经杀害了谭英,不过我们宁愿希望是前者。

如果真的不是张井绕做的,那会是谁劫走了谭英呢?

每当想到这个问题时,我心里刚刚有的一diǎn夺回长盛沙的喜悦又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心中还在担忧着谭英的安危。

坐在金碧辉煌的书房内,我在冥思苦想着。

这书房太过华丽,晃得人很是耀眼。

是的,张井路把我府内装修得处处都是金碧辉煌,就连书房这本该是文雅的地方,都被他装修成这个俗气的样子,对此我很是无奈,同时我也不想在房屋装修上浪费时间,懒得再翻修,就这么的吧,反正我已经收了张井路的房租和利息,也不便再与他计较,我还是在想自己的事情。

这时,张叔走了进来,对我拱手説道:

“公子,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谭省督,他们已经在来长盛沙的路上,明天应该就会到这里。”

今天张叔也住在我的府中,不仅仅是张叔,就连李池及部队的一些官员都住在我的府里,而我们的六千士兵则是围着我的府周围驻扎,这是为了防止刚刚进城,军心不稳,以免出现变故,所以我们将嫡系部队留在了身边,让那些刚刚受降的部队暂时守卫城池。

我diǎndiǎn头,然后抬头问张叔:

“你通知谭雅和谭娇她们了吗?她们现在也可以过回来了。”

“通知了,我已经派人开始打扫省督府,明天就可以入住,只等谭省督他们回来。”

张叔説道。

“有劳张叔,今天辛苦你了,你早diǎn休息吧。”张叔办事我放心,他比我心细,而且办这些事情他比我想得周到,见张叔走出去后,我继续想着自己的心事。

是谁劫走了谭英呢?

这件事想得我头都快炸了,当然,最不靠谱的答案就是谭英被强盗给劫走了,或是路遇强手发生冲突被对方摞走,但,以谭英的实力,怎么也不可能被人轻易在一两招内制服,不声不响的就给摞走,不能是这种情况,那是什么人干的呢?

不过,现在排除了张井绕这种可能性后,我心中隐隐的也猜到了另一种可能,难道是大郎帝国……,但,那种可能性,颇有自己吓唬自己的嫌疑,毕竟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我有些不敢去想。

想了想,还是捋不出个头绪,头都想痛了。

还是等谭言开来了再説吧,看他有没有什么发现。

摇摇头,我放下了这种思绪。

在休息之前,我又给润东哥写了一封信,告诉他,现在张井绕已经滚出了香南省,他的通缉令已经全部废止,现在他可以回来了,他又可以重新回到家乡,想开报社也好,想当编缉也罢,想给省督提意见也行,只管来吧。

总之,这里已经是咱们自己家的天下,爱咋咋的,想干啥就干啥!

珠海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贵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攀枝花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珠海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贵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