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第一仙皇 第284章 逃出生天

发布时间:2019-09-25 13:49:50

第一仙皇 第284章 逃出生天

老鸨看到旁边倒得七零八落的护卫,再看看风羽就知道自己一定惹到人了,

然而这凤凰城中,一般无人敢來搅事,这个年轻人既然來了,肯定有所依仗,

风羽从手中拿出了一包药粉,药粉纷纷扬扬洒到了那几具尸体上,

呲呲,一阵这轻烟飘出,几具尸体化成了一滩脓血,

这是化尸粉,一种不是十分高明的毒药,

那个老鸨吓得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风羽笑眯眯地走了过去,将一颗丹药塞在了她的嘴里,那个老鸨面露惊恐之色,不停的向风羽求饶,

但凡是人,大多贪生畏死,

风羽道:“放心,这只是一种慢性毒药,你暂时不会有事,”

一丝弧度从风羽的嘴角扬起:“你只要乖乖的,我会给你解药,但是,你若是不听话,我保证你死的比他们凄惨一万倍,”

说着风羽指了指地上的那一滩脓血,道:“我喜欢用毒,用毒嘛,你知道的,它不但可以杀人,还能让人生不如死,”

跪着的老鸨不断磕头,风羽将她嘴上的封印解开,道:“出去吧,你以前该干什么现在还是去干什么,和之前一样,”

另一方面,凤玄和凤允终于追上了在前面奔跑的凤舞,

凤舞急道:“我中毒了,需要保持体内的道力不断涌动才能将毒力暂时压制,”

凤玄将一只手打在了凤舞身上,一股极强的道力进入了凤舞的身体中,

很快,一团猩红色的血液从凤舞的口中吐出,毒力逼了出來,

若是一般的毒药,凤舞自然是不怕,可风羽告诉她,这是一种烈性春.药,

若是她沒有将这**压制,那么她就会丧失神智,嘿嘿,所以凰天女凤舞就这样被风羽抓住了辫子,

凤舞的毒力刚刚逼出來,她就道:“参见家主,刚刚那个人是风羽,他是如何进入我们凰族的,”

这句话不说不打紧,一说让凤玄凤允们差点晕了过去,

啥,那个武神医是风羽,

大小姐,这个玩笑开不得呀,

本來那位武神医逃跑后,凤大家主只是气的手足发抖而已,

可他听到凤舞的话后,一口气血直接涌上咽喉,噗,

一口血吐出來直接在王道威压下化成了血雾,

凤舞平时冷静果断,她还和风羽交过手,她的话自然不会有假,

只是现在凤玄真的很不甘心,因为他们错失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那是上古巨魔风羽,

抓住了他,就等于掌握了多种无上秘术,且不说天眼通这门神技,陈家曾经公开表态,

风羽在陈家得到了无极剑意,此外,他更会一种传说中的禁忌之术,封仙术

第一仙皇  第284章 逃出生天

,

他自身还会鬼门玄功,

现在还加上了他那一身的毒道和医道的修为,

一时间,凤玄心塞,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那可是真正的让家族崛起的机会,

“不行,传令下去,关城门,全城搜捕风羽,”

凤玄下了第一道命令,虽然机会很渺茫,但他还是要试一试,

“其他人随我一起出城,寻找巨魔余孽风羽,”

在窗外,一道道长虹划破夜空,风羽不自觉摇摇头,要开始了么,

实在不行的话,小爷我就在这里呆个一年半载的,看看咱俩谁先熬不下去,

第二天,凤凰城暴乱,凤凰城城门百年不关,今日为了诛杀上古巨魔,强关城门,

这是一种大手段,

要知道,凤凰城是通往求如山山脉的要道,城门一关,先不说别的,

远在东方的的陈家、鬼门的利益肯定会受损,还有一大堆散修会被困在凤凰城,

不管是名誉还是其他,凰族都会受到重大的损失,

就这样,到第三天的时候,锁魂宗宗主找凤玄谈话,和颜悦色,

第四天,陈家家主找凤玄聊天,脸色凝重,

第五天,鬼门门主找凤玄聊天,两人差点争吵,

毋庸置疑,他们都不想让凰族这一家得到风羽,因为凰族一旦抓住风羽,

想让他们把风羽交出來,公开处决那是不可能的,

凰族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桥开风羽的嘴,得到他的那些秘术,

那样的话,他们的损失将是无法估量的,

本來他们是想同时捕抓风羽的,结果却因为各怀目的,现在都想让风羽先逃走,

凤玄天天在哪里发火:“快给我找,他极有可能在凤凰城中,”

到了第七天,凤玄终于撑不住了,

在各大势力的联合施压下,他被迫打开了城门,

风羽正躺在床上喝茶,旁边的老鸨颤颤巍巍走了进來:“风爷,今天城门开了,您不用先离开么,”

这七天,老鸨可是如同芒刺在背一般度日如年,

他天天盼望着这位灾星早日离开,不然她的日子就沒法过了,

风羽喝了一口茶,饶有兴致道:“我很有点好奇,这几天街上搜查的人一波又一波,可來你这里的怎么这么少呢,”

老鸨回答道:“小的这家店是凰族的产业,他们自然不会怀疑自己产业了,”

哦,风羽明白了,

也对,正所谓灯下黑,这七天街上是鸡飞狗跳,有些店铺都直接被凰族的人拆了,挖地三尺,

可见他们找风羽的心是多么的坚决,

既然是打开城门了,那么他就更不能出城门了,风羽相信,这时候在城门口一定布满了天罗地,就等着他往里面跳,

见老鸨的样子,风羽笑道:“看來你是要赶我走呀,我要是走了,谁给你解药呀,”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上时常会全身痒痒呀,在你的右手上,是不是有两道黑斑呀,”

老鸨听风羽的话后,再看了看手掌,顿时跪了下來:“风爷,求求您大发慈悲,饶小的一命,”

风羽道:“这就看你自己想不想活了,只要我活着你的毒自然能解,”

接着他就打发老鸨下去了,这几天他已经悄悄突破到合道大圆满之境了,

但是合道大圆满道化境,他感觉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人们常说,合道与化境有天堑之隔,

风羽相信,这几天风声还是很紧,就缩在了这间房子中,

突然,他听到了一个狂傲的叫声:“凤老小子,我杀子真过來了,就不请我喝杯茶么,”

这一个声音振聋发聩,全城皆知,

而后,凤玄现身:“我凰族和杀原一无仇二无怨,不知杀原主今日有何贵干,”

杀子真道:“听闻凤凰城的茶水好喝,今天过來喝喝茶,怎么,凤家主不欢迎,”

凤玄道:“杀原主大驾光临,老朽岂有不欢迎之礼,”

而后,杀子真就和凤玄大摇大摆走进了凰城,

风羽知道,八成是杀子真知道自己出事了,特來救自己脱困,

不然,刚刚杀子真不会那么高调自报家门,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只要在城门口现身,杀子真一定会护住他,

风羽思前想后,他现在不能出去,

他相信,只要他在这一直躲着,凰族只要发现不了他,他总能逃脱,

但是,这次如果他跟杀子真走的话,杀子真会同时惹到多个势力,

到时候杀子真未必扛得住,所以他不能出现,他就在窗外,看着外面的动静,

到了下午,杀子真就站在城门口,那是在等风羽,

足足半个时辰后,杀子真小声嘀咕:“难不成那个家伙真逃出去了,嗯,应该是这样,不然不会不出现,”

而后他离开了凤凰城,

在凤凰城中心,凤玄盯着杀子真,而后道:“唉,看來又被风羽那小子逃了,不然这么好的机会他肯定去找杀子真了,”

凤玄叹了一口气,而后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道冰冷的命令下來:“传令下來,十万上品灵石悬赏风羽,同时,在各处的凰族成员,若是发现风羽的踪迹,全力缉杀他,”

这一道命令下來,也就是凤玄已经开始着手从凤凰城外寻找风羽了,

也正是风羽沒有贸然出现,才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提前出去的机会,

杀子真走后,风羽在这个窑子又蹲了两天,直到他确定凤凰城的人几乎放弃搜寻自己了,这才敢先出去溜达一圈,

“看來,现在到出去的时候了,”风羽笑道,

他将老鸨喊了过來,道:“我先出去一趟,待会回來,给我准备点东西,”

说着就把一张纸条递给了老鸨,老鸨看到后拿起纸条慌忙走了出去,

风羽走出去后,直奔城门,

他刚刚所做的一切都是给那个老鸨吃一颗定心丸,

那个老鸨知道他要离开,在那道解药之前她很可能会去向凰族人告密,

所以风羽就先让她去买东西,制造一个他短时间不会离开的假象,

而且,这个窑子的那些人,多年來有凰族撑腰,欺男霸女、逼良为娼无数,

这个窑子的人,除了那一群被逼的妓女之外,其他的沒有一个好东西,

他们手上大多都沾染了黑血,

所以,风羽心中决定,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城门口的护卫不过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就将风羽放了过去,

之前还有专门用神识感应的大修,现在他们全撤了,换去远方追杀他了,

过了三天,风羽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了,

凤凰城中,一家窑子中所有的主事者全部暴毙,死亡的时候全身发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中毒而死的,

來往行人散修,无不拍手称快,

商洛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商洛治疗牛皮癣费用
商洛治疗牛皮癣医院
商洛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商洛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